账户: 密码:
  • 主页
  • 资讯
  • 资源
  • EMSS
  • 临床
  • 复苏
  • 科研
  • 管理
  • 人文
  • 装备
  • 近期活动
    • 12-14 
  • 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文 > 随笔 >

    致医院规培医生和在读医学生——孩子,你听我说

    时间:2017-11-08 10:18 来源:医脉通 作者:笨笨的小飞象 点击:
        近日,某医院规培医生自杀一事被炒的沸沸扬扬。这件事本身显然是一件悲剧,但不令人意外的是,经过有心或者无心的个人及媒体炒作后,此事情开始发酵,“制度的问题”等等类似的话语又开始频繁见诸于媒体和某些个人的微信朋友圈,并得到很多时下年轻规培医生和在校医学生的共鸣。
        我不想就这件悲剧再发表什么对与错的评价。逝者已逝,也希望死者亲属能尽快走出悲痛。但是,作为一个从硕士博士穷学生阶段熬过来的,同时也曾负责过科室规培工作的一个年资较长的医生,我想对时下的医院年轻的规培医生和在校医学生说一说心里话。
        1.医学真的是神圣的,你可以不爱她,可以放弃她,但是请不要盲目攻击她,伤害她。
        时下,医学似乎已经不是那么吸引年轻人了。看看最近几年的高考热门专业,哪里还有医学的影子?
        但是只有真正沉浸进去,你才能深刻的体会到医学独有的魅力。这种魅力可以让你为之奉献终身,甚至可以让你为之放弃金钱和地位的种种诱惑。我曾经也很迷茫过,当年在上海某著名医学院攻读博士,身处花花世界却身无分文,而身边一些学习成绩并不如我的同龄人都已步入社会,从事着IT和金融等衣着光鲜的职业,并都有了不菲的收入。这种反差是十分巨大的,也着实让我彷徨了很久。但是,当你真正步入医学的殿堂,历经各种磨难而不放弃,曾经躁动的心也能慢慢的抚平,你就会发现当年十分看重的那些所谓的“脸面”,似乎也没有那么重要了。这个心路历程,我足足用了八年的时间。
        现在似乎很少有人再谈什么理想,都是被现实给捆绑了。什么车子、房子、户口等等,确实让人神伤。可是,我还是觉得年轻人应该胸怀理想。哪怕你现在还很稚嫩,哪怕你必须为现实做一定的妥协。如果你确实对医学有一定的理想和抱负,那么请相信我,医学绝对是可以让你为之奉献终身而不悔的职业。所以,请不要因为一些悲剧和言论而动摇你的学医之心。这其实也算是生活对你的考验,不是么?
        2.医学,是只要你努力就可以改变命运的职业。
        现在很多人唱衰学医,觉得当医生收入低又辛苦还有各种风险。可是说实话,又有哪个职业不苦呢?各行都有不足为外人道的苦楚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医生反而是比较简单的职业。你只要不断挑战自我,突破自我,你作为医生的道路没有人可以阻止。
        另外,医生也是可以改变命运的职业。你们可以留心看看,在我国从上而下的各级医院中,相当一部分比例的医生都出身贫苦,他们靠着自己的努力和辛劳改变了自己和家人的命运,这难道不值得尊重和作为榜样么?如果你能摈弃投机取巧不劳而获的心思,想扎扎实实通过自己努力改变命运,那么从医真的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。
        3.不是所有的困难、意外以及偶然的悲剧都是“制度问题”。
         现在确实有少数医务工作者,包括年轻的医院规培生和医学生一有任何不如意的地方,都简单的归结为制度的问题,进而对制度进行盲目过度的攻击,甚至还有“泄愤”的思想。然而,这种行为过于片面和偏激,并不利于年轻人的健康成长。大家可以思考几个问题:
        ①医学成才之路本来就是充满崎岖和艰辛,这在哪个国家都一样。从我们老一辈医学专家成长的故事中,你会明白,现在吃的苦根本就不算苦;付出的努力和辛劳是成长过程中十分必要的。反之,你如果没有付出过辛劳,没有经受住医学道路上的重重考验,你必然不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医生。医学的成长道路本来就没有捷径可走。不要处处充满抱怨和牢骚,这样只会让你变得狭隘和偏激。更不要人云亦云,盲目跟风,这样只会蒙蔽你的双眼。
        ②所有制度都有缺陷。所有的制度都有适应者和不适应者。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”。你不适应现行医学制度,好的,你去攻击它,然后放弃从医。那我想问,你一定能适应其他制度么?比如公务员制度、官员提拔制度等等。我看未必吧。
        最近几年,我看到网上出现一些所谓的医学“网络大V”,所谓的“体制斗士”,自诩医术高超,但就是不适应现行医疗制度,动辄攻击现行制度过于重视科研和论文等等,偏偏这些人还有大量的粉丝为之呐喊助威。这个现象其实并不是好事,对于很多年轻人产生了严重的误导。我在这里不想空谈科研和论文对于医学发展的重要性。但仅对个人而言,读文章写文章是医生成长重要的推动力。比如,你写某一疾病的临床综述,在通读了相关的中英文文献后,你对该疾病的理解和领悟必然得到升华。这种升华是仅靠课本和临床实践无法获得的,那个时候你甚至有自信可以和国内外的权威专家去探讨这个疾病。就我个人发展的经历,我认为搞科研写文章和临床能力提升绝对不矛盾,更准确的说是两者是相互促进相互催化。
        我在日常工作中,也能接触到一些同行攻击抨击现行医疗制度,认为自己委屈、现实不公平。但是,我想请问他们这些人,他们工作后每天是否还能静下心来看书学习?他们是否在吃喝玩乐和所谓的“应酬”上浪费了过多的精力和时间?“业精于勤荒于嬉”。就我个人亲身经历而言,所谓的不适应现行制度的医生,绝大部分毁在一个“懒”字上,而不是他们所谓的“制度缺陷”。请各位年轻的规培医生和医学生谨记,医学本身是个要求终身学习的职业,知识的陈旧和技术的生疏只会导致你的提早淘汰。
        我本人对那些刻意歪曲污蔑医务人员的新闻媒体深恶痛绝,也曾针锋相对的斗争过。但是近年来我发现也出现了另一种怪象,但凡有医患纠纷的新闻,但凡有涉及医疗的案件,部分“吃瓜群众”极端的认为都是媒体和患者的错,“医闹”“碰瓷”等大帽子不经过查证就扣了下去,反而忽视了医生也可能存在的问题。这其实并不利于改善现下的医患关系,只会加深医患之间的误解和不信任感。凡事都应该依据客观事实,科学合理的去评价和判断,不要盲目的去做所谓的“愤青”。
        年轻的医学规培生和医学生是我们国家医学事业的未来,确实应该在各个层面对他们多一点关爱和支持,提高他们的待遇,改善他们的工作环境,在正确的引导和教育下使之茁壮成长。但是,医学成长的道路还是要靠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下去。
    (责任编辑:朱艳嫦)

    中山大学心肺脑复苏研究所 | 广东岭南急诊医学杂志社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128624号-1
    Copyright © Institute of Cardiopulmonary Cerebral Resuscitation,
    SUN YAT-SEN UNIVERSITY and Lingnan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