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户: 密码:
  • 主页
  • 资讯
  • 资源
  • EMSS
  • 临床
  • 复苏
  • 科研
  • 管理
  • 人文
  • 装备
  • 近期活动
    • 12-14 
  • 当前位置:主页 > 人文 > 随笔 >

    为了救助患者,这位急诊医生坚持在前线

    时间:2018-07-26 09:49 来源:第一反应急救 作者:第一反应急救 点击:


    余涛,医学博士,美国Weil危重医学研究院研究访问学者,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急诊医学科副教授、副主任医师,美国弗吉尼亚州联邦大学(VCU)急诊医学副教授,第一反应赛事医疗官,从事急救行业到今年为止整十五年。

    近5年来,负责与参与国家级、省部级科研项目12项,获得华夏医学科技奖1项,省级科技新成果奖2项、国家发明、实用新型专利3项、发表论文50余篇,其中SCI论文33篇,参编专著8部。

    曾经,他想当一名外科医生,却阴差阳错的成为了急诊医生,这样的转变让他的生活甚至整个人生发生了变化,也产生了不少迷茫和困惑。但是,他坚定着自己的信念走到了今日。



    01
    “不是我选择了急诊,是急诊选择了我”

    学医要经历的一个历程就是先做外科,余涛也不例外,但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急诊医生。

    当初他也是奔着外科而去,但因为一些额外的原因,反而被老板选择成为了一名急诊医生。

    当真正接触急诊以后,他发现自己很适合这份职业,也越来越喜欢。“不是我选择了急诊,是急诊选择了我。”余涛这样感慨道。



    02
    “选择急诊这份职业,真的正确吗?”

    在余涛还是一个实习生的时候,他遇到了自己人生中的困惑与迷茫。

    当时,他正值夜班。可就在这天晚上,三个病人去世了。虽然他们都是疾病的终末期患者,可他还是会觉得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挫败感。余涛说:“印象中那天晚上我基本没睡,甚至在思考选择这个职业对不对?我到底该怎么做?”。但后来,他还是挺过来了。

    因为余涛慢慢地发现,作为医生来讲,第一自己的能力是有限的,不可能解决所有的问题。第二,在慢慢做了重症、急诊以后,会发现这其实是个比例问题。在他面前一定会有病人离开,因为大部分人的最后一段路是在医院里,但同时也可以救很多人。所以当救的人越来越多,这种平衡感会渐渐让自己开始产生信心。“假如一个鲜活的生命突然走掉,这种挫败感直到现在依然会有,但同时却会发现很多人在自己的照顾之下,慢慢地、平静地离开。”余涛觉得更多时候是一种坦然。

    为什么会参加赛事保障?他觉得其实更多的是希望能够把本不应突然走掉的生命拯救回来,同时也可以在这上面找到很多的成就感,而这个也是最重要的。



    03
    “你能看见那双眼中的绝望,我觉得只有这个词可以形容”

    彼时,余涛已经成为了出车医生,但他依然是个年轻的小伙子。那次出车接到了一例心脏骤停病人,从他家属打电话到通知120出车,患者心脏停跳差不多已经有半个小时了。

    从他们到达现场以后,就立马开始了心肺复苏,余涛在那压了一个多小时,一直不停。因为当时正值夏天,广州的天气非常热,所以他已经按到浑身湿透却依然没有放弃,但最后还是没能救回来。

    那时,余涛能够看到那位太太眼中的绝望。因为那个病人才40多岁,还在壮年时期,孩子还在读中学。“家里的顶梁柱一垮,你可以预测未来整个家庭的情况会怎样?”他这样说道

    也是在那一刻,他开始思考。曾经,对于心跳骤停的抢救,我们有各种设备,各种能力,甚至在美国学了一身本事,有很多方法去解决。但最后却发现仍然不能解决。

    其实大家缺的就是遇到意外时的第一反应。余涛表示:“从这几年来讲,我们也开始有了一个转变。以前可能更多的是偏向技术、装备的追求,而这两年更多的是培训,能够上第一反应的培训。在第一时间去学会技能与知识,才能真正救更多人。”

    曾与余涛共事过的一位主任医师对他这样评价道:“临床医学,特别是急诊医学和灾难医学,优秀的青年学者。”



    04
    “遇到意外时的第一反应,是中国最脆弱的地方”

    余涛有一个好兄弟,在做互联网医疗这一块。于是,就介绍了陆乐。而余涛的工作又是负责急救,平时做过不少这样的活儿,医疗培训也比较多。所以那时见面后,大家对于应急医疗保障这一块聊起来就有很多共同的语言。

    那其实最大的一个共同点是什么?

    目前,在中国医疗保障方面的思考,大家都有很多相近的地方,特别是非医疗体系志愿者专业化的救援。在余涛看来,应该也是未来的一个方向,所以当时聊的特别开心。

    听说组织叫“第一反应”的时候,更是让余涛眼前一亮。因为他本身的专业研究心肺复苏,所以这个词对他来说非常敏感。因为这个名字体现了它的性质,它所代表的领域其实是中国最脆弱的地方,而这也是余涛想极力去改进的东西。

    后来说到赛事保障,当时陆乐给余涛描绘的是一个非医疗团队的急救体系设计。余涛听后眼前一亮,非常期待。因为目前中国在这一领域仍然处于萌芽状态,在他所知的范围里,没有哪个组织或者单位可以做到那么靠谱。

    所以余涛也有了“想要过来看一看”的想法,当时陆乐就说:“我们正好有一场大型赛事即将举办,这是一个很好的检验机会,过来看一看。”

    除了学习、见识一下之外,余涛也想去感受一下真正的民间救援在未来会是什么样子。在他看来,“第一反应”可能会在今后提供一个模板。



    05
    “真正遇到应急情况时,我们能到什么程度?”

    "无论是医疗官还是急诊医生,从职责上面来讲,都是一点:守卫生命,可能话说的有点大,但我觉得就是要这样。"余涛这样说道。

    对于急诊医生来讲,医院里面的资源、条件等各方面是非常好的。当你去治疗病人的时候,心里很定。如果在这样的条件下,这个病人还无法被挽救,可以说是非常严重的情况了。

    但在资源有限的野外环境下,这种挑战就在于装备和条件不是最优化,但人的因素就会占到很高的一个比重。从分诊到诊治,大家的配合非常重要。

    参与这次野外保障也是因为他想看一看在有限的医疗资源和条件下,真正遇到这些应急情况的时候,我们能到什么程度,而这也是对他的一个巨大挑战。

    余涛说:“我也想去检验一下自己,在这种情况下,你的能力能发挥到多少,这个也是蛮有意思的。”

    与他一起“在前线支援”的第一反应志愿者,说道:“我记忆最深刻的,是一个体温过高的患者,在黄色医疗帐篷降温了半个多小时,依然在39°之上。余医生接手后,在病人身上喷洒大量的水,然后一直不停地站在病人的身边,为病人扇风,整整半个小时,余医生一刻不停,直到病人的体温回到正常范围,我想这是对病人最大的鼓励吧。”

    急救技能是种生存能力
    每个人都应该学会
    然而这个社会只是在呼吁
    ......
    为了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
    扔掉那些借口
    随时都可以开始学习急救


    (责任编辑:朱艳嫦)

    中山大学心肺脑复苏研究所 | 广东岭南急诊医学杂志社 版权所有 粤ICP备05128624号-1
    Copyright © Institute of Cardiopulmonary Cerebral Resuscitation,
    SUN YAT-SEN UNIVERSITY and Lingnan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 by DedeCms